快捷搜索:

《都挺好》收官,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都市家庭剧?

文 | 「广电独家」 佳子

《都挺好》一开篇就做了一个漂亮干脆的“破题”,也点出了作者想要探讨的核心问题,我们该如何面对一个有缺陷的原生家庭。

3月25日,都市家庭剧《都挺好》迎来大结局。患上阿尔兹海默症的苏父苏大强与满脸泪痕汗水的女儿苏明玉,在除夕老宅的巷子里完成了跨越十几年的亲情和解。一本撕碎的习题集,不仅让观众一夜之间原谅了自私爱作的苏大强,也让饱受原生家庭之苦的苏明玉完成了关于人生的最大课题——放下,与自己和解。

开播以来,收视一路上扬,豆瓣评分8.0,讨论热度居高不下,苏大强衍生表情包“破圈”传播……都使得这部剧成为2019开年以来极具关注度、传播度与好评度的现实题材作品。

温暖、遗憾、喜悦、纠结,在这部关注原生家庭问题的现代都市剧中,有的不仅是直视伤痛的勇气,更有自我疗愈的信心与温情。从明玉被打后的愤慨,到苏家三男的冷漠,再到放下与和解,每一步剧情发展都牢牢牵动着观众的心。

年轻人感慨家庭的烙印与创业的艰辛,中年人体味不得已的苦衷,老年人代入空巢的寂寞与无助,剧中每个人物身上似乎都有着我们的影子,自私的一面、温情的一面、决绝的一面、脆弱的一面……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故事结尾遗憾与温暖交织的结局,在一地鸡毛的繁琐纠结中带来了现实的曙光与希望,也让屏幕前的观众获得了解决现实家庭问题的启示。

整体来看,《都挺好》保持了制作出品方“正午阳光”一向的质量水准,有温度、更有态度。作为一部探讨原生家庭关系的都市家庭剧,剧中人物形象塑造鲜活,情感处理细腻,作为辅线的个体职场进阶和家族企业困境也都刻画得入木三分。用原生家庭关系折射社会转型裂变,用中小企业发展再现民族工业崛起,在真实的细节塑造中,为时代画像。

▍直面原生家庭痛点,都市剧中不再缺位和脸谱化的中国父母

“我想喝手磨咖啡”“买房买房买房”最近,《都挺好》中苏大强的一组表情包上了热搜。作为新时代“坑儿女”代表,剧中苏大强的表现让人又气又恨。面对强势干练的苏母,他是懦弱窝囊的丈夫和父亲,即使有心护女,也不敢有所表现。妻子乍然过世,他的反应更像一个走出牢笼、重获自由的囚徒。任性、骄横,甚至挑拨离间,苏大强无知幼童的一面多过于一个爱子女的父亲。

这一点完全不同于以往国内都市家庭剧。在传统话语体系中,父亲是威严的,母亲是慈爱的,子女是孝顺的,所谓“母慈子孝,兄友弟恭”,这是中国家庭“都挺好”的常态。

但在《都挺好》中,强势偏心的母亲、懦弱无助的父亲、冷漠疏离的兄妹,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家庭。与此同时,这个家庭的一些侧面也如此熟悉,比如来自舅舅一家关于亲情的绑架,父母寄托在子女身上的虚荣心等等。即使不像剧中明玉表现得那样激烈和决绝,但来自原生家庭的爱与伤痛,相信不少人都感同身受。

剧中,“作妖王”苏大强是意外的流量担当,也是推进剧情发展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在他的无理取闹甚至自私盘算中,一幅当代家庭图谱被徐徐展开。第一次,都市家庭剧将镜头和目光聚焦在了之前面目模糊的父母身上。不管是突然“翻身做主人”的欣喜,还是与保姆小蔡的“类似爱情”,在《都挺好》中,这些不再作为被陈述的第三方视角,而是正在被经历、被了解的真实感受。剧中,不再缺位模糊、轮廓渐次清晰的形象或许才是牢牢吸引观众,尤其是中老年观众的重要一点。

同时,对于年轻观众来说,《都挺好》从年轻人的角度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观察切口。也许最初的兴趣点来自于原生家庭问题的展现,但在一步步的剧情推动中,年轻观众对于父母和亲情,都有了更多体悟。

面对朋友老聂,苏大强说自己一家“都挺好”。这也是作为都市家庭剧的《都挺好》的一个亮点。“都”意味着所有人,不止是有爱情戏份的年轻一代,也不止是有家庭生活的父母一代。“都”就像一个括号,把家庭里里外外都包含进来,好的、不好的,温暖的、遗憾的,将模糊的刻板印象具化成一个个鲜活的面孔,这才是真正的现实家庭剧。

▍一地鸡毛之后,“都挺好”不是开端,而是结果

从第一集开始,《都挺好》就做了一个漂亮干脆的“破题”。没有拖泥带水的背景介绍,没有你好我好的华丽伪装,苏母的突然离世如同给平静的湖面投入巨石,瞬间激起的水花一下子就吸引了观众的目光,也点出了作者想要探讨的核心问题——我们该如何面对一个有缺陷的原生家庭?

水花漂亮,渐次荡开的涟漪更引人深思。大哥失业、二哥离婚、父亲被骗,一个又一个问题纷至沓来。在平稳的叙事中,“都挺好”的伪装被揭穿,一地鸡毛的琐碎纠结呈现在观众面前。

大结局中,患上阿尔兹海默症的苏大强为了帮记忆中的少年明玉买习题集在除夕夜走失。“我攒了半年的钱,才买了这本书。”这一刻,成年明玉拉着父亲的手,走上了迟到多年的回家路。用任性自私气了观众40集的苏大强,用这个意外之外情理之中的转向赢得了谅解。或许,这才是《都挺好》真正想要表达的。

不一味地刻画矛盾,而是在烦恼中埋下爱的伏笔;不在于展现生活的疲惫,而在于即使受过伤害,仍要保持生活的热望与人格的独立;不止于表现原生家庭的伤痛,而是在打破伪装、认清真相后,再把生活一片片拼好,重新上路……

对一部现实题材作品来说,真正的好不正在于此吗?在混沌里表达清醒的观察与思考,在踌躇落寞中重拾生活的勇气,用最真切的笔触传达社会的温度,用最鲜活的人物承载关于爱与伤痛的启示。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都市家庭剧?

近年来,现实题材电视剧与现实主义创作蓬勃发展。以《人民的名义》《鸡毛飞上天》《大江大河》等为代表的一批现实题材电视剧被观众追捧。面对新时代的要求,如何更好地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成为文艺工作者思考的重要命题。

从这一点来看,《都挺好》中既有原生家庭问题的内核洞察,也有“工业强则国强”的时代精神,还有从细微处见真情的温暖流动。剧中,以苏州评弹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元素不再是概念性的装点,而是穿插其中调节叙事节奏的点睛之笔。发展民族工业也不再是空洞的一句口号,而是通过真实的职场展现、制造业从业者的工作生活状态以及明玉与小蒙总自身的职业发展路径来体现的。

现实生活是电视剧创作的源头活水,关注现实、反映现实更是中国电视剧的光荣传统。从生动反映改革开放40年发展变革的《大江大河》,到再现古代市井生活图景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再到今天聚焦现代家庭痛点的《都挺好》,正午阳光的作品中,人物鲜活、叙事生动、故事丰满是它们的共同特点。

展现真实生活的同时不回避社会矛盾,描摹现实问题的同时加之以温情思考,相信这也是《都挺好》获得“都挺好”评价的原因所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