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观察】一叶知秋制造业 中美经济大困局

近日中国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首位登顶企业界奥斯卡之称的“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的华人获得者)公开谈到中美投资的利与弊时表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跟美国比高35%。”在他看来,在中国发展制造业,还意味着更高的人力、土地和运输成本。这是否意味中国制造的优势已经尽失?他给出的解决之道是希望中国政府适当增加制造业增值税的进项可抵扣项目,并坚信此举能帮助企业“降成本”和“促转型”。

而12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Twitter(推特)上表示,“我的政府将推行两条简单的原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这一宣言再次证明了特朗普“制造重回美国”的执政方针。此前特朗普曾威胁,将对离开美国的公司征收35%关税。

最新的《经济学人》封面文章指出,特朗普会改变美国商业的基本规则,收买和威逼个别公司的策略会是个严重的问题,“尽管人人皆知美国是基于规则的资本主义桥头堡,但这个国家在对商业的临时政治干预上却历史悠久……从肯尼迪(在1960年代公开羞辱钢铁公司)到奥巴马(在2009年救助汽车企业),所有总统都曾插手市场。”

这篇文章还指出,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现在并不是任何大萧条时期,这一切意味着特朗普政期,干预会成为一种常态。事实上中美两国都在制造业上摆出全面升级,放手大干的高姿态,但当下也正处于不同的困局中。

在全球一体化的大背景下,中美都对本国制造提出了更远大的战略设想

人民币贬值与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业的问题在哪里?曹德旺表示:“在中国最赚钱的是两个行业,一个是IT,一个是金融。IT实际上本身没有赚钱,他就是忽悠就是从资本化利用民间钱拿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就是私募基金、投资银行,银行这几年赚的盆满钵满。”

但是制造业“四年前跟今年比人工工资涨了三倍”,除了人工成本高,实体经济需要的有效劳工“都去做房地产,盖房子要用劳力,再加上转金融业、IT业,这些服务业的需要劳工也找不到人”。“我们宁可继续做那些不靠谱的事情,从来没想过救了今年,明年怎么办?”

从曹德旺的一番言语中可以看出,凡是高于美国的地方,都是中国政府垄断的行业,比如税务、能源、电价、天然气,还有金融,正是这些东西导致在中国制造业的盈利大幅下滑,也就是说如果投资中国的制造业,尽管有很高的劳动生产率,但是投资收益率还是很低,因为大部分都被政府通过能源、金融和税收等拿走了。

而一个经济体的投资收益率下降,就是本币贬值最基础的原因,因为投资进来以后不能赚钱,还可能亏损,那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货币兑换成人民币,如果人民币的投资收益率远远低于其他货币,投资方当然就会拿走去投资其他的货币,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而12月12日,中国金融市场出现股汇债三杀局面(股市债市汇市同时大跌),并非只是偶然,其根本原因是中国制造业多年疲弱综合积累的问题在金融市场的表现,现在许多人又在寄望于中国央行“释放流动性”,事实上央行已经“年末开闸”,但是如果根本问题不改观,金融房地产一业独大,制造业一味被“脱实入虚”,要想要维持人民币的稳定将会越来越难。

尽管特朗普一味的宣称“美国制造回归”的梦想,但并不能说明制造业回归美国是让人放心的事情。

曹德旺提供了两个关键信息,或可参考美国是否具有制造业回归的基础:一是美国蓝领工资是中国的8倍,白领工资是中国的2倍;二是福耀玻璃在美所建工厂2,000多工人年纪都比较大,年轻人不愿从事制造业,而更愿从事金融、信息业的工作。

从福耀玻璃这个案例就可以看出,美国尽管有不少闲置厂房,土地成本较低,但制造环节成本依然太高。曹德旺从事汽车玻璃生产,美国是汽车制造强国,在当地投资可以做配套,但很明显这个销售只能局限在美国内部,而无法参与全球竞争。同理,其他类似投资也会面临这种局面。

美国工人工资高,并且缺少优秀的制造工人,虽然可以雇佣大龄劳动力,但大龄产业工人退休后呢?而在中国以及东南亚、印度等国家和地区就不存在这些问题。这些年来产业转移都是从高收入国家向低收入国家转移。如今中国制造业智能化程度日益提高,产业工人在薪资方面也依然具有相当优势。

2015年约有60家美国企业将部分经营业务搬回国。美国政府提供税收优惠政策,的确可以提高吸引力和竞争力,但回流规模应该不大。因为只有在全球范围内采购,才能提供全球范围内的优质产品。最典型的例子是,作为制造业脊梁的钢铁业,在美国却并不如特朗普形容的那样“热火朝天”,或许从一些个例就能看出美国制造业的真实写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