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制造业的机会来了?_4

  8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这一重大信息,被认为是给金融如何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指明了方向。

  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高企,近年来一直成为制造业发展的主要掣肘因素。在经济快速上升阶段,实体企业的产品盈利能力强,经营者会倾向于使用更高的财务杠杆来扩大规模,获得更多的利润。

  在这个阶段,企业能承受较高的财务成本,由于产品的盈利空间大,同时资金是稀缺资源,融资成本也就是利息高一点,完全在情理之中。但是,一旦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盈利空间被压缩,在经济快速上升阶段遗留下的高负债,将使企业面临巨大的财务费用压力。

  我国经济长期快速增长,企业也都习惯了高负债运营,也习惯了较高的融资成本,即使是毛利率普遍不高的制造业也不例外。但是,在持续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后,经济增速必然会有所回落。就如同人过了青春期的那几年,长高的速度就会放缓一样,这是一种客观规律。

  有经济学家认为,当前企业盈利能力恶化,而事实上,很多企业只是以前盈利能力太强,过度扩张,承担了太高的财务成本,或者不必要其他经营压力,而这其实是一种结构性扭曲。

  《意见》非常敏锐地观察到了本质,提出解决企业融资成本高的问题要依靠推进改革和结构调整的治本之策,通过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形成财务硬约束和发展股本融资来降低杠杆率,消除结构性扭曲。

  与以往谈及企业融资成本高,仅仅关注对企业的贷款价格和收费不同,这次更关注银行本身的融资成本,要求抑制金融机构筹资成本不合理上升,降低银行资金成本。这从本源上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拓展了可行性空间。

  毫无疑问,对利率最敏感的是苦逼的中国制造业,这一措施如果能落到实处,那么对处于谷底的制造业将产生重大提振,未来几年的投资机会很可能就在被冷落了多年的制造业。

  本周有报道称,在已公布半年报的上市公司中,共有113家公司中出现了社保基金的身影,其中二季度新进的有41家,加仓的有42家。

  而在二季度末社保基金持有的上市公司中,有76只属于制造业,占比高达七成以上,包括专用设备制造业、电器机械制造业、食品和医药制造业等。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行业之间出现冷热转换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而对政策的深入解读,将是掌握这种转变,把握投资机会的关键所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