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彻底崩了,但《权游》的结局会是这样其实早有预兆

文 | 耳朵

泰坦尼克号在起航的时候号称自己是永不沉没的巨轮,这也有点像是《权力的游戏》。在第八季开播前做足了宣传攻势,从延期一年开始,到每集增加时长,再到开播前的一轮吊足观众胃口,都是一种强硬而自信的宣言。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预告海报

但这并没能改变这部神剧沉没的结局,第八季第六集简直就如同泰坦尼克号坠入海底前的断裂,彻底了结《权力的游戏》的神话。

目前主要影视类评分网站分数都在持续下滑中,最终集烂番茄爆米花指数低至36%,豆瓣也掉到了7.2,和第一季的分数比起来有些耻辱。

请愿网站上发起了两个项目,「请摇铃修女跟着编剧大喊羞耻」已经突破20万人,「重拍最后一季」突破百万人。HBO现在还没有对这两项请愿作出回应。

在离开原著的依托后,编剧要创作出一个满意的结局,的确是很困难的事情,如同世上所有的续作一样,就算能像高鹗《红楼梦》一般受到较多的推崇,也有更多口诛笔伐的声音。

根据已有的设定对剧情未来走向提出合理的猜测,是一种有效的迎合原著作者逻辑的方式。《权力的游戏》是一部人物众多、线索繁杂的巨著,但它的内在叙事逻辑非常的清晰,并且情节的前后有很强的联系性和指向性。绝大多数优秀的叙事类作品都有这样的特征,在开头就可以对结局作出喻示。

暴君之轮的诅咒

像《权力的游戏》这样庞大构造的作品,就像是一个小径分叉的花园迷宫,迷宫中的路径很复杂,走了不同的路可以看到不同程度的景致,而出口也并非是唯一的。

原作者通常可以通过景致最好的路径,找到最圆满的出口,当然也存在很多自己搞砸的那种作者。而进入到影视改编后,就算依照着原著,但作出的部分删节和更改都导致了路径的变化,从而出口变成了次等或是更三流的模样。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毫无疑问没有找到很好的出路,但至少还不算最坏,主要原因是编剧还算勉强的抓住了第一季中呈现的隐喻,只是过分着力在制造情节性层面的重大反转,渐渐忽视了叙事的发展节奏。

最后一集中有两个重要情节,一个是龙妈之死,另一个则是布兰登上不复存在的铁王座,其实都是能找到一定的逻辑依据的。

首先来看看龙妈之死,《权力的游戏》本身就是有很强的历史演义气息,根据我们真实的历史来看,一个被推翻的王朝的后裔想要复辟,基本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政权可以成立,并在一定程度上拥有号召力和影响力,但是它没有办法真的再返光耀。

它被推翻必然是符合一定的历史规律,而历史是不允许重来的。龙妈提出了「暴君之轮」这个名词,却不曾料想过她自己也在这个宿命轮回之中,她的黑化和暴虐也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小恶魔对雪诺说龙妈一路征途都是在打败恶人,所以她觉得自己有辨识能力,她认为是恶的就一定是恶。

但是老话说得好:「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龙妈真正获胜的原因是另一个历史的真相,从来只有更恶的恶人可以战胜恶人,只有暴力可以制服暴力。她赢得胜利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了新的暴君。

龙妈也因此陷入了历史的暴君轮回,像是她的父亲疯王、乔佛里一样,最终被弑君者所裁决。

铁王座的宿命论

相对于龙妈的结局,布兰登上铁王座像是一种意外,同时也是在第一季中就有所暗示的。第一季里布兰被偷情的瑟曦和詹姆推下高塔,我们可以结合后续布兰,以及史塔克家族的命运来重新看待这个情节。

首先塔就有一种权威的符号性指向,他从高塔坠落,也就暗示未来他也许将征服高塔。奈德·史塔克被任命为首相去往君临,要调查的真相其实也就是瑟曦和詹姆的乱伦关系,这个时候布兰体现出了一个预言性功能,他带领观众率先看透这个秘密,同时也是故事中秘密的所有者。

断腿之后他坐上了轮椅,如果说轮椅和铁王座之间存在一个符号元素上的呼应,可能也有一点过度解读。那么我们可以看看另一种更为可靠的呼应,拜拉席恩家族是七大王国的合法统治者,它的继承人乔佛里出场时和布兰的年纪相仿。

布兰最大的优势在于他不是长子,如果你八季看下来,你应该就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这个故事对于拥有合法继承地位的长子的刻薄,因为几乎所有重要家族的长子都死于非命。

故事开始之前雷加·坦格利安就死了,史塔克的长子罗柏和肚里的长孙都死于红色婚礼,拜拉席恩的长子死于紫色婚礼,葛雷乔伊家族三个儿子都死了。坚持最久的兰尼斯特长子詹姆,最终也选择了和瑟曦殉情。因此,作为雷加·坦格利安长子的雪诺始终也没有获得合法继承权,最终流放长城,回到他的起点。

布兰从长城之外历经险境回归,与龙妈在七大王国之外奋战也有一定的对称性设计。这是很容易忽视的部分,因为还多出了雪诺这样一个角色,也有长城外归来的情节设定,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但是布兰和龙妈的对称性更为丰富,例如被迫流放,他们都有一定的神秘主义力量,同时身边亲近的人逐渐死去。

从第一季里我们可以得知,这场「权力的游戏」四个主要玩家:坦格利安,拜拉席恩,兰尼斯特,史塔克。其中拜拉席恩、兰尼斯特和史塔克在七大王国这个「内部世界」中,而坦格利安的遗孤在「外部世界」流浪。如果把维斯特洛大陆在时代性设定上与我们真实的历史作出一个呼应,很容易可以发现它比较接近中世纪,充满了黑暗。

拜拉席恩以起义的方式推翻了坦格利安的统治,受到兰尼斯特和史塔克的辅佐。而当兰尼斯特替代了坦格利安之后,史塔克承载了这个起义的角色。最终,当坦格利安和拜拉席恩都作为前朝遗孤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后,兰尼斯特开始辅佐史塔克继续历史的前进。

内部与外部的世界

在这样一个德先生和赛先生尚未来临的时代,我们可以把整个剧集,划分出一个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的对应,这是我们最快捷地认知整部剧集的方式。

维斯特洛大陆相对来说就是一个内部世界,它有较为开化的政权模式,比较发达的军事技术,还有一定的知识储备。

这个内部世界可以代表整个故事中的最高文明程度,所以人们居住在这个内部世界之中时,相对来说是安全的,而外部的世界是未知的部分,往往未知代表潜藏着的危机。

危机当然也意味着机会,比如我们的绝对主角龙妈,就是崛起于外部的世界。

尽管她流浪和征服的地方也存在文明,但无论是马王的游牧民族,还是那些奴隶主的城邦,文明程度都是大大低于七大王国的。

对应这个外部世界的另一边则是长城之外,那边的危险也是逐步显露,夜王和它的异鬼大军慢慢逼近。

这也是「冰与火之歌」的两部分,它们在最后一季得以重合,我们的主角,也得以从外部世界的两端进入到内部世界,慢慢靠近它的最高象征——铁王座。

外部世界的危险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神秘生物,我们总是会想象在未知的荒野里生存着可怖的怪兽,但那里同时也存在着象征神迹的瑞兽。

在「冰与火」的外部世界里,毫无疑问的存在着两种神秘生物,分别代表着坦格利安家族和史塔克家族,那就是龙和冰原狼。而正好是在龙和冰原狼这里,就暗藏了整部剧集的最终结果。

龙和冰原狼的暗示

这两种生物我们真的很难判定谁是祥瑞谁是灾难,但是很明显在进入内部世界后,它们的力量在消减,或说不适宜这个内部世界。

比如三只龙最终只剩下一只,就是很好的证明;而冰原狼在第一季就已经命途各异,不是死了就是流亡荒野。

我们总会把龙的命运和龙妈的命运,以及六只冰原狼喻示史塔克六个子女的命运联系起来。这也是编剧的一种迷惑性的创作策略,它们必然不如《红楼梦》判词一样精准预示,但在很多时候和自己的主人存在似有似无的联系性。

因为龙妈前面已经说过了,这里我们就重点说下冰原狼,它大概可以像甄宝玉、贾宝玉一样判断出两种情况——真假史塔克。

在六个子女里,三个是真的史塔克,三个是假的史塔克,或说抛弃了原初身份的史塔克。罗柏作为长子自然是真的史塔克,珊莎最终继承了临冬城王位,并保持了北境的独立,她也是真的史塔克。而第三个真史塔克,则是早夭的瑞肯,他作为人质被困在临冬城内,他的身份价值也就来自于血统。他们三个的冰原狼有相似的下场,被敌人在毫无还击可能性的情况下杀死,如同他们的父亲。

雪诺是假的史塔克这个在他真实身份揭晓后也无需赘述,他的冰原狼活到了最后,也继续在陪伴他。布兰的冰原狼为了保护它而战死,他后来成为了三眼乌鸦,自然是跳脱出了史塔克。

艾莉亚的冰原狼在第一季因为咬伤乔佛里,被她偷偷放走,在后来她们有过一次重逢,但最终冰原狼还是回归荒野。在艾莉亚成为无面者后,其实也是失去了本身史塔克的身份。这三只冰原狼都是在主动守护自己的主人,最终只有雪诺的冰原狼存活,大概也代表了奈德·史塔克终于完成对妹妹的承诺,成功保护了她唯一的儿子。

所以不用一一对应每个史塔克与他们的冰原狼的命运关系,毕竟冰原狼在剧中所着的笔墨并不算太多,尤其是那些过早离场的。这种联系是可以解读的,但也如同世间的万有引力,存在且微弱。

在推选布兰成为国王的时候,有点像是这个大陆文明程度又前进了一步,有了一点点古希腊民主的感觉。

小恶魔说了一番话,也代表了主创的一点点心声,他说只有故事是推举一个人成为国王的决定性因素。

对于我们观众来说也是如此,是故事,使得《权力的游戏》走上神坛,但最终很可惜也是故事,让它落下神坛。

《权力的游戏》从第一季开始建立起一种观众的信赖感,那就是剧情的变幻莫测。叙事的波澜像是一种吸引力法则,越猜不到会发生什么,会让人想接着看下去,有些类似一种受虐心理。

它曾经尝试着制造矛盾,例如珊莎与龙妈的对立,但这些矛盾最终在内部自我消解,从未外化成超乎人控制的剧情走向,呈现出一种彻头彻尾的疲态;它也曾经成功地制造惊喜,比如史塔克被砍头,但到了最后,这种惊喜逐渐变成了乏味,艾莉娅刺杀夜王、龙妈发疯、雪诺拒绝王位,就连龙摧毁了铁王座,没有人真正的坐上去这一点反类型设计,都因为太过于以「反常」作为第一目的,而让人觉得乏善可陈。

大家已经习惯接受它制造的惊喜,这种惊喜超脱了类型与反类型的双重套路,开拓了出不同于影视剧的叙事脉络,依托于真实历史规律的框架,又有宏大的文学性逻辑作为支撑,所以让我们爱不释手;但到了第八季,这种惊喜,已经在不断的「反常」中,失去了人物弧线的支撑,也就因此失去了观众的信赖感。

这种信赖感的流失,比任何一个情节的失误,都要致命得多。

因为,当一个故事失去了观众的信赖感,那它就等于没有了听众,而传奇,正是因为有了听众们的传颂,才得以成为传奇。

但是换个角度看,《权力的游戏》反倒是因为这种被口诛笔伐的烂尾,而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大家都不满的那种「传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